Skip to content

Argine 01|我们美丽而明亮的眼睛投向虚无

Argine,意大利语中意为 “河堤”,是一支创立于 1992 年的意大利新民谣(Neofolk)乐队。

20 多年以来,Argine 经历了多次风格转变,从最初的后朋克,逐渐向新民谣倾斜;而以意大利语创作的歌词文本,充满了浪漫的颓废主义风格。

该乐队起初由 Corrado Videtta 和 Marco Consorte 两人创立(后者于 2001 年离开),此后和许多不同的音乐人合作,向外界展示了自身的开放性。有两位音乐人在其中活动了较长时间,一位是广为国人所知的小提琴手 Alfredo Notarloberti(1995~2017),另一位是鼓手 Alessio Sica(2001 至今),两人和那不勒斯多个音乐计划有过合作, 是那不勒斯黑暗乐的代表人物 [1]

Argine 的歌词较为晦涩,风格神秘,有时带有神话色彩。我陆续翻译了一些歌词,水平有限,欢迎大家指正:

1. 莽莽无垠(Distesa – Umori d’autunno)

你可以凝望视线之外
直到无限深处
若万籁俱寂
莫唤起不属于你的声音
 
莽莽无垠的刺菜蓟花田
眼前的真实
照亮黑暗的
成千上万锋利的宝石
如风中落叶一样缓缓地
落下一滴模糊的泪
在这纯洁的诗节里
为永恒染上生命的痕迹
 
在你的美的奇迹里
一切将被置身事外
似乎都是幻想
只是天边一缕云彩
2019-02-20

2. 秋日心绪(Umori d’autunno – Umori d’autunno)

天空的警醒下,栗色秋景尽收眼底。
感官运动变换速度,强度,方向。
在压榨后剩下的葡萄茎和潮湿的泥土气味中,
你的言语和你予以生命的意义间存在着界限。
 
你去寻找你的失败,在回忆的芳香里,
在千万个十字路口,在无名的分岔处。
 
秋日的落雨任人注目
唤醒我们内心的冲动
催促我们重新追寻
那无尽的光辉,爆炸,巨响。
 
让我慢慢神魂颠倒……
让我慢慢神魂颠倒……
2019-03-13;2019-08-05

3. 觉醒(Risveglio – Umori d’autunno)

一缕气息静缓流动,被遗忘……
几乎消逝,不留痕迹。
拂晓时,白昼掩盖对它画像的记忆,
偷走一束反光,逃之夭夭……
 
夜幕携着暧昧降临,接替了太阳……
一阵强烈的变幻
驱散昨日的层层思绪和回忆,
是逝去的时间之音。
 
但清澈的灵魂唤醒本体,
重新找回身份,
和路的方向。
目光停驻在画作以及它的完整性上,
祈愿生命,渴望行动……
革命。
2019-02-20;2019-08-05

4. 我们的眼睛(I nostri occhi – Le luci di Hessadalen)

我们美丽而
明亮的眼睛投向虚无,
我们的手臂拉扯着
困倦而疼痛的神经。入夜了。
 
缓缓地我起身,房里的灯
冻结我的思绪
脑海中英雄复仇的回声
追赶着我的此刻
 
如同这些被光吸引的苍蝇
毫无防备地跌落
明日在路上我将把双脚
沉入水中,隐藏我的面孔
2019-07-24;2019-08-04

5. 神秘的和音(Magiche armonie – Luctamina in rebus)

漫长的日子,淡化的热忱。
清晨,薄暮,如白驹过隙。
古老阴影中的昏倦的岩石
光荣地平线的秘密避难处。
 
青色城墙上的火舌
野蛮声响中的神秘和音
栎树皱纹间颤抖的烟云
告诉我,带着自然面孔的灵魂啊。
 
烟雾缭绕着烈日灼烧下
而龟裂的林中荒地。
但缓缓的牛叫和肥沃的香气
任由五感化作花岗岩。
 
青色城墙上的火舌
野蛮声响中的神秘和音
栎树皱纹间颤抖的烟云
告诉我,带着自然面孔的灵魂啊。
 
茂盛的柳枝间裸露的皮藓
在夜间的海水中发现羽翼
在陡崖间展翅,在玻璃般澄澈的
静脉中,或在高山瀑布里。
 
青色城墙上的火舌
野蛮声响中的神秘和音
栎树皱纹间颤抖的烟云
告诉我,带着自然面孔的灵魂啊。
2019-08-12

6. 静伫风中(Immoto nel vento – Luctamina in rebus)

风穿入
空房子里
席卷每个房间
门颤抖着
低声囔囔着
好似隐约的召唤。
除此以外
唯有寂静。
 
在四角天空中
高悬一轮明月。
远方传来
孩子的嬉闹声
犬吠声
发动机短促的呼喊。
宁静的夜里
房子在呜咽。
 
风撕碎了回忆录。
最后是我的房间
它逼近
我的门口
它要进来。
我静静伫立
品味着
我的等待。
当你笑着来临时
我不会打开门。
还有一个月的时间。
2019-08-12

[1] 编译自意大利语维基百科:https://it.wikipedia.org/wiki/Argine_(gruppo_musicale)

注:原文歌词版权归词作者所有。以上译文仅作学习交流使用。禁止转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