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日记 6:《泽诺的意识》与人类基因组的衰退

《泽诺的意识》翻阅完了,感觉不太好读,我读着也没太多耐心。许多句子成分复杂、过度冗长,拖着长长的定语、补语、从句之类,读起来没法喘气。不知是否翻译的问题。仅举几个例子:

“谁知道他是否是出于热衷于教导如何钓鱼而不是出于恋情,才这样纠缠住卡门不放的。”(p305)
“那一次,我发现何以我觉得他是这样的。显然,他喜欢用那种别人是用来爱抚东西的满意心情来看待事物的(而且例子也确实是这样看待事物),不论这些东西是美还是丑。”(p416)
“但是,我们无法知道,他来到台上,是否会继续以当台上有别的一些人在时他看事物的眼光来看事物。”(p428)

之前写道,书中充满了主人公的絮絮叨叨。尽管这本 “日记” 按主题而非时间分章,但那些纷乱繁杂的心理活动,容易让人迷失其中,难以在脑海里构建出完整清晰的事件脉络。在泽诺犹疑反复、飘忽不定的思绪下,人性善恶的界限也被模糊了。从他的心理活动中,呈现的是一个复杂的人性的多面体,真是叫人又爱又恨,既同情又嫌弃。

前些天看到一篇科普文章 [1],讲到现代社会中的人,随着技术的发展,逐渐脱离自然选择,以致基因组步入衰退进程。《泽诺的意识》一书的结尾也指出了这个问题:因为人类发明了他体外的器械,而这些器械抛弃了造物主弱肉强食的法则,导致人类 “丧失了对健康的选择”。就此,作者斯韦沃对人类未来的预测非常悲观,即大爆炸之下世界的毁灭。人类创造的器械(外物)本没有促进自身的发展,反而导致了自身的 “患病” 与毁灭。

斯韦沃的人生也充满了戏剧性。出生于意大利边境的港口城市迪里雅斯特(Trieste),这里是欧洲多元文明的交汇之地。我的意大利老师说过,这是一个最不 “意大利” 的城市。斯韦沃在德国接受教育,用意大利语写作,起初语言水平遭到了意大利评论家的批评。他的前两部小说都没有获得太大关注,停笔二十年后出版的第三部小说《泽诺的意识》,一开始也同样受到冷遇。后来经作家朋友乔伊斯以及意大利诗人蒙塔莱(Eugenio Montale)的推荐,才在国际文坛上大放光彩。然而,不久后就因车祸而亡,生命戛然而止。

书:《泽诺的意识》斯韦沃/著,黄文捷/译,安徽文艺出版社,1995

[1]《大多数人都不知道,人类基因组正在衰败》,把科学带回家:http://www.kepuchina.cn/tech/biology/201912/t20191202_1168764.s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