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31:语言的巧言令色

最初,我建立这个博客的时候,原本想写在副标题的是“真诚、开放、勤勉”这三个词,因为觉得自己无法做到,最终没有放在副标题。后来还尝试写:“不是我全部的真心,但全部都是我的真心”,很快又改掉。这些都是我对自己的要求,可是,仅仅第一个“真诚”,我问自己,真的可以做到吗,我能确保自己所写的一言一句都是真心吗?好像很难很难。

记得学生年代写作文时,老师常说,写完后要通读几遍,修改、润色。当我书写时,我也在不断地甚至不自觉地做这件事,那么我的每次修改,是使自己的文字更接近我的真心,还是更靠近辞藻的美?因为这两者,有时或者说常常指向全然不同的方向。

我一直很喜欢语言、书写,还有文学。比如生气的时候,就在手边的草稿纸或者待办清单旁一笔一划地写:气死我了。写很多次。书写可以让我平静,阅读也是。打开书,还未阅读,仅仅是看着那些字便让我安心。

但我知道语言只是一种符号,是高度抽象化后的产物。语言不是真实。文字有时也只是文字,并非可信可靠;文学有时也只是文学而已,尽管我曾说它是我退无可退之时的支撑。于是它们也可以巧言令色,可以矫揉造作。虽然言语不是真实,却能够产生真真切切的影响。比如语言的暴力,比如但丁在《地狱篇》第五诗所警示的文学的危险性。所以我对自己说,信仰文学,但不要信仰一个作者。信仰作者会让你幻灭。

“不是我全部的真心,但全部都是我的真心”,我想要这样去写作,尽管我清楚地明白这是一个永远达不到的目标。我希望自己的文字不在文字中兜圈子,而是穿越我真实的生活与真的心。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