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 19:帕莱斯特里纳 | 当我不安时,我听什么

我听他的 Missa Papae Marcelli(教宗玛策禄弥撒)》。有时,也听他创作其它的宗教音乐,听英国的合唱团 The Sixteen 发行的五张帕莱斯特里纳的专辑《Palestrina Volume 1-5》。我不信教,仅仅当作音乐来听,对我来说却比其他纯音乐来之有效。

帕莱斯特里纳,Giovanni Pierluigi da Palestrina,十六世纪意大利的声乐作曲家,他的代表作《教宗玛策禄弥撒》是文艺复兴时期复调音乐的典范。关于他的真实名字、出生年月以及童年经历,至今仍然不是很清楚。当时流行以出生地来称呼一个人,他也正是出生在帕莱斯特里纳,那是罗马附近一个默默无闻的小镇。再如,类似地,莱奥那多·达·芬奇,Leonardo da Vinci,“来自 Vinci 小镇的莱奥那多”(吕同六老师就曾经指出,da Vinci 不是姓。而 Treccani 百科对帕莱斯特里纳的名字的解释是,Pierluigi 才是他的姓氏,而非 Palestrina)。

帕莱斯特里纳近七十年的人生,几乎围绕着罗马省展开。年幼时便加入罗马圣母大殿的唱诗班,在那里打下了音乐基础。此后,年仅十九岁的他回到故乡小镇的教堂里,在那里演奏管风琴,教孩子们唱歌。他受到了小镇主教的赏识,主教当选教皇之后,推选他为合唱团的乐长(magister cappellae)。

我最开始是在肖复兴的《欧洲音乐十五讲》里认识他的。按照肖复兴的说法,帕莱斯特里纳真正地将复调音乐带入了教堂。在此之前,格里高利圣咏才是正统;特伦托会议上,带有世俗化倾向的复调音乐受到了宗教人士的强烈反对。帕莱斯特里纳写下的《教宗玛策禄弥撒》,打动了教皇,复调乐开始被教会所接受。但实际上,后来的研究表明,后世流传的关于他的轶事大多有待考证,特伦托会议跟《教宗玛策禄弥撒》并无关系,也未对复调音乐进行抨击或实施禁令。

帕莱斯特里纳把他的一生献给了音乐,创作不断,作品颇丰,仅弥撒曲就有上百首。和以往单声部的、肃穆超脱的格里高利圣咏相比,他的弥撒曲里多了世俗的气息,虽说是宗教音乐,但也超越了宗教音乐。《教宗玛策禄弥撒》是我这几年的最爱之一,神圣又温柔,纯净而治愈,每次都能让我的灵魂安静地停驻于自身。

还是听音乐吧:Missa Papae Marcelli – Kyrie(教宗玛策禄弥撒-垂怜颂)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